载入中…
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教学研究网 >> 新闻系统 >> 教学资源 >> 教研成果 >> 正文

语文三十年岁月不寻常

2009-7-9 11:21:01 来源:本站录音整理 作者:于漪 浏览量:

语文三十年岁月不寻常

——于漪先生在全国中语会第九届年会上的讲话   

   

 

    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好,能在这里跟大家谈心非常荣幸,这使我回忆起30年前中语会的情况。30年前全国中语会在上海成立,当时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是我们中语会的第一任会长,张志公、苏灵扬、陈哲文、刘国盈先生是我们的副会长。刘国盈先生健在,而另外三位已经先后逝世了,我是当时中语会唯一一位第一线语文老师身份的副会长。我之所以还能够在这发言,是因为我还活着,当时是人到中年,而今是垂垂老矣。抚今追昔,在这样一个隆重的盛会上,我向仙逝的前辈奉上无穷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

    我们中国教育改革30年,与其他领域一样,所取得的成就是令世人瞩目的,中学语文教学是中国教育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这30年的成就与发展同样是令人欣喜和惊异的。以我亲身经历来说,真是不寻常。这30年中,为了提高中学语文教学的质量,全国的语文老师尽心尽力,努力实践,其中可圈可点、可赞可颂的动人事迹不胜枚举。尤其是第一线教师和钟情于中学语文教学的专家学者对中华母语的炽热情怀,他们改革创新的非凡的勇气、刻苦钻研业务的执著的精神以及朴实而精湛的教学艺术是我们全国中学语文界共同的精神财富。这30年来,不断的积累、不断的交流,而今随着岁月的消逝,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更应该珍惜地继承,使它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弘扬光大。由于我一直在学校工作,见识有限,视野也不够开阔,因此我只能就接触到的谈一点自己的认识和体会。

 

        第一,解放思想,砸开枷锁,迎接中学语文教学的春天。

        解放思想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1976年粉碎了“四人帮”,但十年动乱对中学语文教学所造成的思想上的混乱,特别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愚昧思想,仍然笼罩在中学语文界和教育领域。因为当时对文化教育有“两个估计”的错误判断,也就是说建国后的17年都是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我们这些有知识的人,都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两个估计”的枷锁没有解开,老师不敢抓知识,不敢抓教学质量,文革当中所形成的恐惧的心理不会消除。就在这个时候,19779月,邓小平同志发表了《教育战线拨乱反正问题的讲话》,充分肯定了17年的教育成绩。邓小平同志这里讲教育战线解放思想是最早的。他首先抓的是教育和科学,他说这两个方面很难,但是首先还是要从这里抓起。小平同志讲话肯定了教育工作的成绩,在教育领域重新建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路线,使得广大教师包括中学语文教师的思想得到解放,砸开了“两个估计”的枷锁,迎来了教育的春天,迎来了中学语文教育的春天。我记得1977年的深秋,在上海文化广场召开了教育大会,批判“两个估计”,当时我作为文革当中受迫害的语文教师在这个会上发言文革开始前我三十几岁,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老师在文革当中受批判、受迫害、挨打,他们问我为什么那么卖力地积极执行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为什么把学生教得那么爱语文?事实证明,知识越多越反动,是反动学术权威!会场上是群情激奋的,因为我代表广大老师说出了压抑在心头的真话。大家感到,肩膀上的枷锁被劈开了,中学语文教学的春天来了。就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全国中语会)成立了。中语会的诞生是解放思想、砸开精神枷锁的成果,那么多的学者、专家聚集在上海,共同讨论十年动乱对母语教学的损伤和摧残,研究如何发展中学语文教学,真是暖人心房。紧接着就是各省市中语会的成立,我清晰地记得有两个难忘的场景。第一难忘的是云南省中语会的成立,我和陈金明同志受邀一起到云南去,那时候路途遥远,交通非常不便,我们好不容易一路奔波到了昆明。到的当晚我们去拜见了云南省的语文前辈,一位儿童文学作家。这位前辈在文革当中所受的迫害是毋庸多说的;记得当时很黑很黑,弯弯曲曲地走到语文前辈的家里,斗室一间,灯光很暗,可是“两个估计”砸碎后他的兴奋心情,他对振兴中学语文教学的那种热烈的愿望以及美丽的憧憬,我至今还记得非常清楚。我觉得他讲的那些话就好像明灯一样,照亮四壁,暖人心房。晚上陪伴我的是云南的一位女老师,大概比我长十多岁,跟我彻夜长谈,谈十几年语文受到的残害,每讲到伤心处,唏嘘不已;谈到未来语文教学的美景又是欣喜万分。在滇池大观园的旁边有副长联非常有名,可是长联再长也无法表达中学语文教师对母语教学的情意绵长。接着我们在昆明受到四川省中语会成立大会的邀请,我们又从云南奔波到四川成都。到达时已是晚餐时间,天已经很黑了,我们直接到了开会的场所,一个大饭厅,同样也是灯光昏暗,但是人头攒动,热气腾腾,来自四面八方的老师那种兴奋劲真是难于言表,令人感动。第二天成立大会在省教育学院大礼堂举行,走进礼堂我吓了一跳,礼堂里座无虚席,后面全部站满了人,整个主席台全部都放了录音机。那时候录音机是最时尚的电器,他们说,人坐不下,必须拉广播,我们有18个县市来,因此必须要录音,把开会的盛况带回去。我当时非常感动,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景并不是我们在这个会上能够讲出什么中学语文教学的精彩,而是广大第一线的教师枯木逢春以后对提高中学语文教学质量的渴求啊!是思想解放以后想在这样一个舞台上大展身手,展示才华!

    我在基础教育领域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由于繁重的工作任务总是超负荷,所以我总是扎根在本校本地,很少到外面去走走,就是这两次、这两个场景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上,成为我的精神财富。解放思想,砸开枷锁以及老师们对语文的那种情意、那种热望,变成了我前进的动力,成为我一辈子奋然前行,不敢有丝毫懈怠的一个自我教育的根源。所以我怀念那样一个思想解放的春天,真是由衷地感谢邓小平同志给我们的教育、给我们的科学和文化、给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带来如此大的福祉啊。

 

        第二,改革创新,全面推进,繁花似锦。

        80年代的初期、中期是我们中学语文教改的第一次高潮。这高潮的动力来自何方,基础又何在呢?

        我认为首先是上世纪70年代末期,教育战线经过了拨乱反正,1977年恢复了高考,我们的学校教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秩序,各科的教学质量都被放到了办学的重要议事日程上。这就为我们的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创造了广阔的舞台。

        第二就是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我们的教育提出了迫切的要求,当时要求教育要早出人才、多出人才、快出人才。百废待兴,最最重要的就是人才。人才从何而来?1983年小平同志讲,教育一定要把它放在战略地位。在给景山学校的题词中,小平同志讲,“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就是我们办教育的指导思想,因此各个学校在恢复教学秩序的同时,都在着力思考如何大力提高教学质量。中学语文教学在中学各个学科领域里是最活跃的一个学科,是处于改革创新之先的。

        第三我们改革创新的直接动力是《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一篇重要文章,那就是1978316吕叔湘先生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当前语文教学中的两个迫切问题》。他在这篇文章里讲,“中学语文教学效果很差,中学毕业生语文水平低,大家都知道,但是对于少、慢、差、费的严重程度,恐怕还认识不足”。他举例说:“学生进了中学学10年的母语,效果不好,整个10年是9160个课时,语文占了2749个课时,也就是约1/3

[1] [2] [3] 下一页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我来说两句